欢迎登陆【ag九游会j9-欢迎您】!

服务热线

400-0467287

工程案例

俄军突击密情:逃出的工程师提供通风管道结构

  俄罗斯卫生部官员透露,截至10月29日上午,已经有333名人质危机中的幸存者被获准出院,目前在医院接受医护的还有311名幸存人质,其中一部分人(包括9名儿童)如果体检结果良好,也将陆续出院。在住院的人质当中,有16人仍未脱离危险。医院仍不允许人们随意探视

  本报特约记者昨天在采访《莫斯科共青团报》记者塔吉扬娜的时候获悉,昨天在莫斯科第33医院又找到了11名获救的人质。她说,当她赶到位于莫斯科第33医院的时候,门口站满了接到信息后赶来的家属。塔吉扬娜说,由于解救人质的当天非常混乱,所以,救护车到底将人质送到哪家医院救治,连官方也讲不清楚,于是,只要发现一些,就尽快通知家属。塔吉扬娜说,这里的获救人质的健康状况还算不错,没有什么危机病人。尽管警方公布了医院的地址,但是立刻就派了岗哨,并不允许人们随意探视。

  塔吉扬娜还在电线日凌晨攻进剧场的阿尔法突击队的一名队员,那名队员说,在突击队攻进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大厅的瞬间,匪首巴拉耶夫仍然负隅顽抗,他没有喝酒,只是腿部中枪,无法走路。后来突击队员在现场击毙了他。

  曾经参加过26日凌晨进攻行动的一名阿尔法突击队的队员,向她详细讲述了他们攻进大厅的瞬间的情形。

  在阿尔法突击队队员冲进大厅的时候,在大厅中路通道上的人质比绑匪要少,再说通道上还有炸弹,所以,战斗延续了40分钟。这期间,队员的前进速度不快,因为他们一方面要消灭绑匪,一方面还要注意爆炸物,以免发生危险。当时还有绑匪想从二楼的看台上往下扔手榴弹,可是他们没有来得及扔,突击队队员就歼灭了大部分绑匪,并活捉了3名绑匪。

  当时,匪首巴拉耶夫还活着,只是腿部被突击队队员击中,无法行走。还有一个女绑匪,当时她腰间没有绑着炸弹,在突击队队员准备逮捕她的时候,她竟然张嘴咬战士的手!战士们在迅速审问了巴拉耶夫之后,就地将他枪决了,然后突击队员往他的手里塞了一瓶酒,让新闻记者给他的尸体拍照。

  莫斯科《消息报》记者阿列克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曾经获准进入剧院采访,当时主要的绑匪都是在二楼被击毙的,他看到巴拉耶夫的尸体在一台冰箱旁边,身上像是扑满了面粉——那是催眠气体的粉末附着在他身上的结果。

  29日,人质是否因为吸入催眠气体中毒而导致死亡的问题,仍然是莫斯科目前争论的焦点。身为俄罗斯阿尔法突击队负责人之一的久宾说,阿尔法突击队使用催眠气体的时间是在投掷了声光弹之后,当时绑匪以为突击队员投掷的是手榴弹,于是他们拼命朝门口开枪射击,就在这个时候,枪声骤然停止——是催眠气体生效了。

  原来,在阿尔法突击队开始强攻之前,他们找到了从文化宫逃出来的工程师,他给阿尔法突击队详细讲解了通风管道的结构,于是,反恐专家开始准备从通风道向剧场里面灌入催眠气体。

  根据阿尔法突击队后来的回忆,催眠气体不仅向绑匪和人质弥漫,同时也影响到进攻的突击队员们,并且影响了后来冲进去的警察第二梯队,队员中有很多刚一闻到剧院大厅里的味道,就开始咽喉难受。阿尔法突击队的一位队员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在现场看到被气体笼罩的绑匪就像是从面粉堆里钻出来似的,浑身白蒙蒙的。久宾说,其实女绑匪受催眠气体的影响最深,她们基本上完全没有抵抗,连拿枪的可能都没有,但当时还有很多人质在大厅里面,战士们担心哪个女绑匪突然引爆绑在她们腰间的炸弹!

  29日,美国方面说,这种诱导睡眠的物质并不是神经毒气,而是一种麻醉神经的鸦片剂。这种特殊气体对人的呼吸和循环系统具有一定破坏作用,经证实,这种气体和医生在做外科手术时使用的麻醉剂基本类似。俄罗斯内务部副部长瓦西里耶夫29日在莫斯科说,阿尔法突击队实际上在突袭文化宫的过程中,没有使用置人于死地的化学毒气,而仅仅使用了旨在让绑匪失去反抗能力的气体。

2021-02-03 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