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jrs篮球直播网-首页】!

服务热线

400-0467287

工程案例

nba直播法律文书

  被上诉人渝淇租赁公司答辩称:一、一审法院没有违反法定程序。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所提出就是反诉,一审中一直如此处理,当时其并未提出异议。二、一审判决并非判非所请,也没有漏判。被上诉人渝淇租赁公司的诉讼请求是直至返还塔吊之日的租金,当然包括开庭日即2004年3月15日后的租金。一审也对上诉人的反诉请求进行了处理,驳回了其反诉请求,没有漏判。三、本案也不应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产品质量法”。本案不是买卖合同纠纷,而是租赁合同纠纷,而且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也不是消费者。四、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要求赔偿51698.8元没有依据。上诉人没有尽到保管义务,本应承担租赁物的损害赔偿责任。当塔吊出现问题后,被上诉人渝淇租赁公司及时更换了租赁物,并且虽上诉人称塔吊出现质量问题,但其并没有在举证期限内提出鉴定申请。

  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对原审所查明的事实并无异议,仅提出“塔吊的接头管是断裂,而不是裂缝”,并称一审中的证人郑大发和凌兴伟的证言可以证明此事实。本院认为,证人凌兴伟在一审中没有出庭作证,其证言不能单独成为定案的依据;虽郑大发出庭作证,但郑大发系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的员工。原审综合全案证据,认定接头管系裂缝而非断裂,并无不当。故,本院所查明的事实和原审相同。另查明,渝淇租赁公司在案件一审中所提出的诉讼请求系:解除《塔吊租赁协议》;判令三峡环保公司返还塔吊,并支付塔吊拆除及出场费6000元;判令三峡环保公司付清至返还塔吊之日的租金。案件第一审开庭审理的日期为2004年3月15日。

  本院认为:一、关于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所提出的一审程序问题。上诉人为抵销甚至吞并被上诉人渝淇租赁公司的诉讼请求,基于同一租赁法律关系,而在该案件第一审中对渝淇租赁公司提起诉讼,依法属于反诉的范畴,原审将其作为反诉处理并无不当。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在案件第二审中声称其起诉是独立之诉,并非反诉,没有法律依据。渝淇租赁公司请求的租金包括“直至返还塔吊之日的租金”,原审判决三峡环保公司支付开庭后到返还塔吊之日的租金,并未超出渝淇租赁公司诉讼请求的范围。原审对三峡环保公司的反诉进行了审理,并且明确作出了“驳回反诉请求”的判决──见原审判决主文第四项,不存在漏判。故,上诉人称案件一审存在程序问题,不能成立。二、关于对《塔吊租赁合同》第8条的理解。当事人双方在该条款的理解上存在分歧。被上诉人渝淇租赁公司认为其在4天内更换了塔吊,依据该条款除扣除4天租金外不应当承担其他赔偿责任;而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却认为,不能依据该条款排除被上诉人的赔偿责任,该条款只适用于塔吊的正常维修时的情况,而不适用于塔吊质量本身不合格的情况。原审认定,该第8条的实质是约定了渝淇公司有4天的合理时间对使用中出现问题的塔吊进行维修处理,本案应按该条款的约定处理。本院认为,合同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含义产生争议时,应当根据合同条款的文义并结合合同的性质和整体含义来对合同条款进行解释。从租赁合同的性质来看,作为租赁方的三峡环保公司关注的是塔吊的使用价值,其要求是渝淇租赁公司要保障塔吊的正常使用时间,而作为出租方的渝淇租赁公司则希望降低因塔吊使用中产生问题以致不能保障塔吊的正常使用时的商业风险。从文义上看,合同第8条也正是在当事人之间对上述“塔吊使用中出现问题而不能保障正常的使用时间”时的商业风险的负担进行分配,即如果连续不能使用的时间在4天以内(包括4天)则由三峡环保公司自行承担损失(除租金外),而超过4天则由渝淇租赁公司赔偿。故,原审对《塔吊租赁协议》第8条作出的解释,符合该条文义,也与租赁合同的性质和合同的整体含义吻合,应当予以尊重。上诉人对此其提出质疑,其理由并不充分。该塔吊经有关专门机构检验合格,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其接头管产生问题而不能正常使用,故本案正属于塔吊使用中产生问题的情况,符合该《塔吊租赁协议》第8条约定的情形,应当根据该条款的约定来处理。三、关于本案的法律适用。上诉人在上诉理由中还提出,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本院认为,上诉人三峡环保公司系以盈利为目的之企业,其租赁塔吊系从事生产经营,而非生活性消费,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规定的“消费者”,故本案不能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上诉人虽声称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但其并没有指明适用该法的哪个条款。本案系民事纠纷,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关于民事责任的有关规定主要在其第四章“损害赔偿”部分,但该部分中所规定的责任人是“生产者”和“销售者”,而本案中的被上诉人渝淇租赁公司却不是塔吊的生产者,也不是塔吊的销售者,其并不生产或者销售塔吊,而是提供租赁塔吊的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保护法》第六十二条规定,服务业的经营者,将禁止销售的产品用于生产经营的,责令停止使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使用的产品属于该法禁止销售的产品的,依照该法对销售者的处罚规定处罚。但这并非关于民事责任的规定,也并不意味着在该法的规定中就已经将“服务业的经营者”视同“销售者”。所以,本案也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四、关于上诉人所提出的“公平”问题。上诉人认为,因塔吊不能使用导致停工,其遭受了经济损失,不能得到赔偿,但被上诉人没有任何损失,却得到了厂家的3000元赔偿,不公平。首先,被上诉人渝淇租赁公司从厂家得到3000元赔偿的事实,仅有未出庭作证的证人凌兴伟的书面证言为据,并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再者,渝淇租赁公司从厂家得到赔偿系另一法律关系,与本案无关。最后,在平等协商、自愿订立的《塔吊租赁合同》中,当事人双方已经对因塔吊出现问题造成的停工损失的分担做了明确约定,既然该约定本身是公平的,上诉人也没有提出该约定不公平,那么依照合同约定,该部分停工损失由三峡环保公司自行承担,也应属公平。塔吊不能使用而造成停工,三峡环保公司会产生一定的损失,渝淇租赁公司也会产生租金损失,这属于商业风险,当事人有权对此商业风险的负担作出约定。作为合同条款的该约定,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应当严格履行。上诉人所要求的实际上是一种结果上的公平,但法律所保护的公平并非是单纯的“结果公平”。“结果公平”的标准莫衷一是,难有法律上的尺度:是否只要有损失,就要分担;是否更有经济实力,就应分担更多的损失。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共3页:上一篇:上诉人徐旭因居间合同纠纷一案下一篇:梁智明与区爱娟租赁合同上诉案无需注册,30秒快速免费咨询标题:

  温馨提示:尊敬的用户,您现在查看的是找法网-法律文书专题,如果您有什么法律难题需要解决,请点此进行免费法律咨询

2021-04-19 09:29